湖绿色的coral

ˊ_>ˋ

【knsr】关于喝醉这件事

自制了难吃的迷你甜饼(瘫倒

唔分别是两人喝醉之后



佐藤胜利 ver.


终于走到了家门口,中岛健人把背上的人往上颠了颠,左手扶着佐藤胜利纤细的大腿,右手探进口袋里艰难地把钥匙找出来。

摸黑径直穿过客厅,推开房间的门,中岛把背上的人放到床上之后才长舒了一口气,站在床边看着佐藤胜利的胸口有规律地起起伏伏,耳边是轻轻的呼吸声,半边脸被橘色的落地灯照亮,另一半隐在阴影里,墙上是放大的以高挺的鼻子为界的侧脸的影子。

[ 诶是喝了多少啊 ]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脱口而出家庭主妇的台词,中岛无奈地蹲下来帮佐藤胜利脱下棕色小靴子。

等他拿着湿毛巾回来,床上的少年已经变成了侧躺着缩成一团的姿势,紧紧地抱着放在床边的玩偶。

 

听到自己的名字,佐藤胜利才茫然地睁开泛着水光的眼睛,乖巧顺从地被抬起下巴,任由中岛动作。中岛把他汗湿的刘海拨到一边,开始仔仔细细地给他擦脸。

像等待喂食的雏鸟一样微张着嘴的样子在中岛看来也是可爱得过分了。于是他忍不住捏了捏佐藤胜利的鼻子,又端详了半天才站起来却发现大衣的衣角被拉住了。下一秒,毛茸茸的“雏鸟”丢开了一直抱在怀里的玩偶向他扑了过来,搂住他的肩膀,把头埋在他的胸口。

[健人が大好き]

怀里的人含糊不清地说着,中岛健人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也喝醉了。



中岛健人 ver.


摇摇晃晃地把中岛健人扶到沙发上就已经是胜利了,气喘吁吁地倒在沙发上的两人不约而同地想。

佐藤胜利哒哒哒地跑去倒了一杯水出来。大概是没什么照顾醉酒的人的经验,中岛健人接过来喝了半杯,感受着凉水缓缓流进胃里。

[健人君感觉怎么样?]

[感觉好多了,谢谢胜利。]

中岛看着他半跪在沙发前,一脸担忧无措的表情,好像看到了几年前那个青涩的孩子,如黑葡萄一样乌黑的瞳孔里常常像现在这样只倒映着自己的样子。

他忍不住握住佐藤胜利瘦弱的肩膀,加了点力道把他带倒在沙发上,脑袋昏昏沉沉地,心里却有种奇妙的满足感。

[胜利]

[…唔?]

怀里的人红着耳朵用带着鼻音的声音回应,中岛伸手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

[谢谢你。]



END


评论(7)

热度(46)

  1. 焦糖色的risa湖绿色的cora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