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绿色的coral

ˊ_>ˋ

【霜花/Vhope】Fall in Love

OOC严重预警*

给我的滑板车做的准备工作:)




学校提示六点的铃声敲响之后,空旷的教室里原本堆放在讲台上的练习册被推倒在地上,有几本还可怜兮兮地折了角。


郑号锡被突然放倒在讲台上,条件反射地抵在金泰亨肩膀上的手也被紧紧牵制住,现在能做的只有维持着这个姿势用老师的语气教训身上突然动手的小崽子。


“金泰亨!你想干什么?”

“奖励。”


金泰亨嘟起嘴吹了吹散乱在额前的刘海,让它们不至于遮挡自己的视线才得意洋洋地靠过来,尾音因为愉悦变得轻飘飘的。


“老师答应过给我的奖励,你不给的话我只能自己来拿了。”


郑号锡看着金泰亨因为自己毫无反应委屈地皱成一团的脸,后知后觉地想这小子说的该不会是昨天课后辅导结束突然咬着笔说想跟老师接吻这件事吧,当时自己的确是毫不客气地给了他毛茸茸的脑袋一巴掌。


“呀!想要不及格吗?还不快点起来。”


身上的孩子却不依不饶地贴地更近逼得他只能偏头躲开,金泰亨呼出的热气打得他的耳朵很痒,“老师你的耳朵红了,脸也红了,真可爱。”


“老师喜欢我吗?”


事情的发展从金泰亨问出这句话开始变得不能控制,他们的唇舌交叠在一起,然后终于在感觉到自己身下的欲望随着金泰亨的动作渐渐苏醒,郑号锡放弃般地放松了紧绷的身体感受那双指节有着薄茧的手给他带来的快感。

没法逃避了。

他对金泰亨的格外关注是出于老师的责任感还是因为那种使他心跳加速的微妙感情,早就在那个他从有着金泰亨的梦里醒来匆匆忙忙冲进浴室去洗冷水澡的早晨就一清二楚了不是吗?



“号锡哥,我喜欢你,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喜欢。”


郑号锡喘着气在快感里挣扎,被不知道是汗水还是生理性的眼泪所模糊的世界里只有金泰亨如同黑曜石般的眼睛清晰而明亮。




下课铃响了之后郑号锡回到办公室把零零碎碎的东西往抽屉里一丢,一边松领带一边往外走。


“号锡今天不留下加班了?”

“不了,课后辅导取消了。”


坐在隔壁桌的金硕珍疑惑地看向门口,门边一个金色的发顶正在摇来晃去。

真是青春啊,金·加班改作业·硕珍想。


(?)

睡前扔脑洞了

上来扔个【俊你】脑洞…我怎么整天这样(抱头跑


师生play了


高中二年级的时候英语很差,被新来的英语老师金南俊叫到办公室里谈话,开始很紧张以为会被骂,结果发现他意外地很温柔,一边说着鼓励的话一边笑着露出了酒窝。

从那之后课上就受到他的重点关注,课后被留下单独辅导还有专门出的练习题。

月考前的晚上复习的很晚,突然收到他的短信说,不用紧张,早点休息。于是开玩笑地回复他说,如果有进步的话老师能不能给我奖励呢?收到了肯定的答复。考完试之后和他一起出去玩了,实现了之前的承诺。

快要高考的时候差点告白了,抱着作业本肩并肩地走在一起的时候说,进步这么大是因为喜欢老师……的课……最后还是没说出口以为就这样结束了。

毕业典礼的时候金南俊拿着花过来说有话想说……


哈哈哈哈哈晚安

Joyeux anniversaire

看在生日的份上不要脸地表白一下胖蛋好了(笑

唔大了一岁要考虑的事情也更多了_(:_」∠)

在这里从写第一篇开始就收到了很多鼓励,真的非常感谢,现在正在尝试对自己的傻白甜文风做一些改变…17年到现在只是在备忘录上加脑洞而已一直没有好好写什么…希望考完试之后自己能好好地填填坑_(´ཀ`」 ∠)_

夹到了个果果?

_(:_」∠)_

焦糖色的risa:

诶考虑了一下
虽然觉得切换账号麻烦 最后还是决定把文分开来
【以后就在这边放sz相关了】
唔虽然不好意思但还是希望塞粽的小伙伴能到这边继续找我玩耍_(:_」∠)_
当然私信的话两边都ok噢


新的一年也请多多指教ᶘ ᵒᴥᵒᶅ

【knsr】关于喝醉这件事

自制了难吃的迷你甜饼(瘫倒

唔分别是两人喝醉之后



佐藤胜利 ver.


终于走到了家门口,中岛健人把背上的人往上颠了颠,左手扶着佐藤胜利纤细的大腿,右手探进口袋里艰难地把钥匙找出来。

摸黑径直穿过客厅,推开房间的门,中岛把背上的人放到床上之后才长舒了一口气,站在床边看着佐藤胜利的胸口有规律地起起伏伏,耳边是轻轻的呼吸声,半边脸被橘色的落地灯照亮,另一半隐在阴影里,墙上是放大的以高挺的鼻子为界的侧脸的影子。

[ 诶是喝了多少啊 ]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脱口而出家庭主妇的台词,中岛无奈地蹲下来帮佐藤胜利脱下棕色小靴子。

等他拿着湿毛巾回来,床上的少年已经变成了侧躺着缩成一团的姿势,紧紧地抱着放在床边的玩偶。

 

听到自己的名字,佐藤胜利才茫然地睁开泛着水光的眼睛,乖巧顺从地被抬起下巴,任由中岛动作。中岛把他汗湿的刘海拨到一边,开始仔仔细细地给他擦脸。

像等待喂食的雏鸟一样微张着嘴的样子在中岛看来也是可爱得过分了。于是他忍不住捏了捏佐藤胜利的鼻子,又端详了半天才站起来却发现大衣的衣角被拉住了。下一秒,毛茸茸的“雏鸟”丢开了一直抱在怀里的玩偶向他扑了过来,搂住他的肩膀,把头埋在他的胸口。

[健人が大好き]

怀里的人含糊不清地说着,中岛健人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也喝醉了。



中岛健人 ver.


摇摇晃晃地把中岛健人扶到沙发上就已经是胜利了,气喘吁吁地倒在沙发上的两人不约而同地想。

佐藤胜利哒哒哒地跑去倒了一杯水出来。大概是没什么照顾醉酒的人的经验,中岛健人接过来喝了半杯,感受着凉水缓缓流进胃里。

[健人君感觉怎么样?]

[感觉好多了,谢谢胜利。]

中岛看着他半跪在沙发前,一脸担忧无措的表情,好像看到了几年前那个青涩的孩子,如黑葡萄一样乌黑的瞳孔里常常像现在这样只倒映着自己的样子。

他忍不住握住佐藤胜利瘦弱的肩膀,加了点力道把他带倒在沙发上,脑袋昏昏沉沉地,心里却有种奇妙的满足感。

[胜利]

[…唔?]

怀里的人红着耳朵用带着鼻音的声音回应,中岛伸手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

[谢谢你。]



END


有点甜啊∠( ᐛ 」∠)_

糖鸡ᶘ ᵒᴥᵒᶅ
觉得心动的地方是对方的part
脑补一篇文

【飞咻】下不为例

终于把12月写了个开头的文吐了出来……

唔算是第一次写飞咻吧,之前只扔过脑洞,总是怕崩了TT本来只是想搞搞师生play没想到越来越??

没有奶喵其哟(敲黑板

最大的问题是时间线被我吃掉了

*OOC预警

 

 

 

墙上的挂钟指向八点,等闵玧其摘下耳机去开门的时候,门铃已经响了几次。

穿着红色马甲的外卖员翻找着单据,汉堡的香味逐渐在整个走廊蔓延开来。

汉堡外卖……倒像是住在对面的小孩会点的东西,闵玧其交叉着手臂倚在门口想。

 

果然。

 

“请问您是金泰亨先生吗?”

“不……”

“不好意思,我是金泰亨。”

 

对面的门开了,穿着黑白条纹衫的少年探出头来,吸了吸鼻子,接过外卖员手里的盒子,签名,道谢,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闵玧其看着他退回了半开的门后面,在关上门之前眼睛亮晶晶地看了过来。

 

“闵老师!晚上好!”

“嗯,晚上好。”

 

……看不出喜怒。

 

金泰亨掩饰着心里的失望关上门,回到客厅盘腿坐下,咬了一口温热的汉堡就空出手准备继续游戏。

这时被扔在边上的手机的提示音却突然响了起来,锁屏上排列着几条简短的消息。

 

[过来。]

[别吃汉堡。]

[把外套穿上。]

 

像是收到了某种讯号,金泰亨猛地站起来,随便地穿上搭在沙发背上的棒球服外套就穿着拖鞋跑去开门。对面的门果然虚掩着,他坦然地走进去顺手关上了门。

 

“玧其哥,我要吃……”

“别吵,等着。”

 

“玧其哥……我忘带钥匙了,今晚可以住这吗?”

“……”

 

 

Bonsoir[晚上好]

 

对面新搬进来的邻居平时早出晚归,周末也毫无动静,要不然金泰亨也不至于在一个多月之后才在电梯里遇到本人。

 

晚上七点半,离晚自习下课还有半小时。

 

认出电梯里的人只需要一秒因为染西柚发色还这么好看的人实在太少。

 

在这种情况下遇到学校的老师实在让他措手不及,金泰亨已经没空惊讶隔壁班的老师好像跟自己住在一层这件事,盯着缓慢变化的楼层数字,缩在电梯的角落不想让对方注意到自己。

 

不过显然没什么用,身上的校服已经说明了一切。

 

私下被学生叫做“其白石”的人无气力地开口,“你是南俊班上的?”

 

“……是,老师晚上好。”

 

 ……电梯为什么还没到……

 

金泰亨感受到对方的视线在自己耳朵上停留了一会,才突然意识到忘了摘耳朵上显眼的黑色耳钉。

 

几乎是在他突然“醒悟”而半张开嘴的同时,西柚发色的老师眯着眼睛把疑问句说成了肯定句。

 

“你逃课了。”

 

如果是别的老师,金泰亨肯定是随便找理由笑嘻嘻地敷衍过去,可是对上闵玧其的眼睛他居然点头承认了。

 

“把学生证给我。”

 

 

 

金泰亨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坐直升电梯是这么漫长。

 

等他手里捏着刚从闵玧其手里拿回来的学生证跟在后面挪出电梯,发现走在前面的闵玧其最后停在了他家的门口,然后不紧不慢地拿出钥匙开门。

 

在打开第二道门的间隙,闵玧其看了一眼站在走廊的金泰亨,不咸不淡地开口。

 

 

“下不为例。”

 

 

 

Professeur [老师]

 

 

被“警告”了的金泰亨大概老实了两个星期。

 

他嚼着炸酱面看着坐在对面的朋友笑得前仰后合一脸幸灾乐祸,皱着脸选择性忽略了那句“你是南俊班上的”,自我安慰着闵玧其不可能会对隔壁班的学生有什么印象。

 

说起来也奇怪本身是自来熟的性格的人在走廊遇到闵玧其的时候却不知道为什么变得束手束脚。

 

以后一定好好学习再在闵玧其那多刷刷存在感,一定要留下个好印象才行,金泰亨在心里想。

 

 

 

“泰亨,下午老地方见?”

 

还有两个月,和朋友组成的乐队要进行公演是最近频繁逃课的理由。

 

他伸出拳头和朋友碰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闵玧其眯着眼睛说“下不为例”的样子,莫名心虚了一下。

 

这次小心一点,干脆到晚自习结束的时间再回去好了。

 

 

 

金泰亨背着吉他跳下围墙的时候,巡查老师的背影刚好在前面拐角处消失,他长舒了一口气,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准备离开。突然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感觉喉咙一紧,被人揪住了后衣领。

 

金泰亨往后看了一眼忍不住在心里哀叹了一声。

 

“解释吧。”

“我……”

 

像是看穿了他准备编造理由,闵玧其加了点力道把金泰亨往后带,“你去跟硕珍哥慢慢解释吧。”

 

这一天金泰亨回忆起了被班主任金硕珍的唠叨支配的恐惧。

 

于是金·秒怂·泰亨抱着路边的电线杆把乐队的事交代了个清清楚楚。

 

 

 

Aimer[喜欢]

 

 

距离第二次被闵玧其抓到逃课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再次被警告了“下不为例”之后金泰亨成为了最熟悉闵玧其家的客人。

 

进门的时候叫“玧其哥”没有人回应,金泰亨把书包随手放在一边,在冰箱里找了半天没有发现可乐,倒是在几罐咖啡的后面发现了草莓牛奶。

 

书架上的Kumamon手办多了一个,他拿起来玩了一会又小心地放回原位,轻轻地推开工作室的门,看着戴着耳机的闵玧其,常去的甜品店放的「ふわふわ」突然在耳边响起,不停地单曲循环。

 

糟糕了,金泰亨咬着吸管想,但又忍不住傻笑着盯着闵玧其的侧脸看。

 

 

 

 

闵玧其不怎么记学生,但对隔壁班的金泰亨却不是毫无印象。

 

之前他去找金南俊,被留堂的金泰亨就坐在办公室的课桌前,一边揪着自己的头发一边艰难地写着卷子。

 

当时闵玧其还往他仿佛是在打着节拍的脚看了几眼,心想金南俊的学生也很有节奏感的样子。

 

但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想法。

 

变化大概是从第二次抓到金泰亨逃课开始吧,那句理由“因为喜欢音乐。”

 

闵玧其说不清自己听到这句话时的心情,从读书时代为了买音乐器材在他方面能省就省,到现在搬到新家也依旧最先考虑自己的工作室。

 

因为喜欢。

 

 

金泰亨背着吉他小跑过来,湿透了的刘海搭在前额,露出了英气的眉毛。

 

“在台上的时候我看到玧其哥了!”

“……刚刚rap说的还不错。”

 

身边的人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咧着方形嘴笑了起来。

 

 

目送兴奋的金泰亨回到家,闵玧其打开门一眼就看到丢在沙发上的狐狸尼克玩偶和几本漫画。

 

闵玧其站在原地想,和金泰亨谈音乐的自己,把他带到家里的工作室来给他听Cypher的自己,当他睁着大大的眼睛双手合十地拜托的时候答应教他rap的自己,当他问玧其哥会不会来看我的公演的时候说着不一定有时间,最后还在站在台下露出笑容的自己。

 

也是因为喜欢。

 

 

Embrasser[拥抱,吻]

 

 

窗外的樱花被风吹的摇晃,金泰亨觉得那种粉色眼熟,想了一会才想起那是闵玧其嘴唇的颜色。他想起接完吻之后,闵玧其灵活的舌头不自觉地探出来舔嘴唇一圈的样子,突然莫名感觉燥热起来。

 

讲台上的代课的闵玧其正在黑板上写着板书,和金南俊洋洋洒洒地写满整个黑板不同,他习惯一边列简洁的关键词一边讲解。

 

金泰亨的视线不由自主地往下盯着闵玧其那一小截因为抬手露出白色衬衫的腰看。

 

然后……

 

“金泰亨,站到教室外面去。”

 

再然后他只能张着嘴看着闵玧其下课之后冷漠离开的背影。

 

“泰亨,”课代表一脸同情地拍了拍金泰亨的肩膀,“闵老师让你去他办公室。”

 

 

 

 

和小时候被巨型犬扑倒的感觉一样,一瞬间的冲力让闵玧其呼吸一窒。

 

屏幕上的一串乱码让他立刻沉下脸来,“呀,金泰亨,你想死吗?”

 

但不听话的学生偏过头在闵玧其的耳边笑了起来,“反正老师只会对我说下不为例,不是吗?”

 

啧,闵玧其在心里diss了一下因为总是破例已经被摸清了心意的自己。

 

脖子被头发蹭得痒痒的,身体被圈得更紧。

 

闵玧其转过头看着金泰亨的眼睛,在两个人的嘴唇靠近到距离为零的瞬间,他突然觉得这哪是什么巨型犬,分明是快要成年的小狮子。

 

而自己就是他成功狩猎的对象。

 

 

END

(时间线和视角转换如此混乱真怕没人看得懂TAT

另外《ふわふわ》歌词还是蛮甜的,特别是第一段

“其实我更喜欢个子高一点的 

 可他却不是那种类型 

 看起来脾气怪怪的”

很适合飞咻哟(划掉

 

 

 

 

【knsr】小狐狸


我好怕被打啊_(:_」∠)_ 又短又渣

*OOC预警


不知道为什么搞出了单箭头暗恋?
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分分钟黑化的感觉?





摄像机镜头打开的那一刻,中岛健人把表情换成ON的状态,但是他没办法集中精神。

中岛健人把撑在墙上的手伸直,做支撑的脚从左脚换成右脚又从右脚换回左脚。



身边的佐藤胜利站的位置太微妙了。


如果他再靠近一点,中岛就可以低下头,像玩笑一样在他耳边说,“我要壁咚胜利了哟。”

如果他再站远一点,中岛就可以专心做出让饭脸红的动作。



现在算什么呢,好像进入了自己掌控的范围内但又能随时往后退的样子。


就像两人之间的感情。


比起自己整天把[勝利は可爱いですね]挂在嘴边,对方偶尔在杂志采访里才会有[健人はやさしい人です]的字样。



真是的,又想喝水了。


现在的样子看起来会像傻瓜吧,中岛健人盯着面前仰着脸笑得像小狐狸的人想,真是让人烦恼的坏孩子。


再等等吧,等这只狡猾的小狐狸心甘情愿地踩进自己的陷阱里。



END(?)

诶中岛老师你别想太多,利利只是害羞了而已(喂


记得貌似是SZC的体能测试的开头吧,被弹幕提醒之后我就一直关注着两人的站位,简直在搞事,一直介于壁咚和没壁咚之间……这么搞事的脑洞写那么短?(划掉


噢还有这期生肉我啃的超级开心的,有一种自己会日语的错觉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