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绿色的coral

ˊ_>ˋ

睡前扔脑洞了

上来扔个【俊你】脑洞…我怎么整天这样(抱头跑


师生play了


高中二年级的时候英语很差,被新来的英语老师金南俊叫到办公室里谈话,开始很紧张以为会被骂,结果发现他意外地很温柔,一边说着鼓励的话一边笑着露出了酒窝。

从那之后课上就受到他的重点关注,课后被留下单独辅导还有专门出的练习题。

月考前的晚上复习的很晚,突然收到他的短信说,不用紧张,早点休息。于是开玩笑地回复他说,如果有进步的话老师能不能给我奖励呢?收到了肯定的答复。考完试之后和他一起出去玩了,实现了之前的承诺。

快要高考的时候差点告白了,抱着作业本肩并肩地走在一起的时候说,进步这么大是因为喜欢老师……的课……最后还是没说出口以为就这样结束了。

毕业典礼的时候金南俊拿着花过来说有话想说……


哈哈哈哈哈晚安

Joyeux anniversaire

看在生日的份上不要脸地表白一下胖蛋好了(笑

唔大了一岁要考虑的事情也更多了_(:_」∠)

在这里从写第一篇开始就收到了很多鼓励,真的非常感谢,现在正在尝试对自己的傻白甜文风做一些改变…17年到现在只是在备忘录上加脑洞而已一直没有好好写什么…希望考完试之后自己能好好地填填坑_(´ཀ`」 ∠)_

夹到了个果果?

_(:_」∠)_

焦糖色的risa:

诶考虑了一下
虽然觉得切换账号麻烦 最后还是决定把文分开来
【以后就在这边放sz相关了】
唔虽然不好意思但还是希望塞粽的小伙伴能到这边继续找我玩耍_(:_」∠)_
当然私信的话两边都ok噢


新的一年也请多多指教ᶘ ᵒᴥᵒᶅ

【knsr】关于喝醉这件事

自制了难吃的迷你甜饼(瘫倒

唔分别是两人喝醉之后



佐藤胜利 ver.


终于走到了家门口,中岛健人把背上的人往上颠了颠,左手扶着佐藤胜利纤细的大腿,右手探进口袋里艰难地把钥匙找出来。

摸黑径直穿过客厅,推开房间的门,中岛把背上的人放到床上之后才长舒了一口气,站在床边看着佐藤胜利的胸口有规律地起起伏伏,耳边是轻轻的呼吸声,半边脸被橘色的落地灯照亮,另一半隐在阴影里,墙上是放大的以高挺的鼻子为界的侧脸的影子。

[ 诶是喝了多少啊 ]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脱口而出家庭主妇的台词,中岛无奈地蹲下来帮佐藤胜利脱下棕色小靴子。

等他拿着湿毛巾回来,床上的少年已经变成了侧躺着缩成一团的姿势,紧紧地抱着放在床边的玩偶。

 

听到自己的名字,佐藤胜利才茫然地睁开泛着水光的眼睛,乖巧顺从地被抬起下巴,任由中岛动作。中岛把他汗湿的刘海拨到一边,开始仔仔细细地给他擦脸。

像等待喂食的雏鸟一样微张着嘴的样子在中岛看来也是可爱得过分了。于是他忍不住捏了捏佐藤胜利的鼻子,又端详了半天才站起来却发现大衣的衣角被拉住了。下一秒,毛茸茸的“雏鸟”丢开了一直抱在怀里的玩偶向他扑了过来,搂住他的肩膀,把头埋在他的胸口。

[健人が大好き]

怀里的人含糊不清地说着,中岛健人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也喝醉了。



中岛健人 ver.


摇摇晃晃地把中岛健人扶到沙发上就已经是胜利了,气喘吁吁地倒在沙发上的两人不约而同地想。

佐藤胜利哒哒哒地跑去倒了一杯水出来。大概是没什么照顾醉酒的人的经验,中岛健人接过来喝了半杯,感受着凉水缓缓流进胃里。

[健人君感觉怎么样?]

[感觉好多了,谢谢胜利。]

中岛看着他半跪在沙发前,一脸担忧无措的表情,好像看到了几年前那个青涩的孩子,如黑葡萄一样乌黑的瞳孔里常常像现在这样只倒映着自己的样子。

他忍不住握住佐藤胜利瘦弱的肩膀,加了点力道把他带倒在沙发上,脑袋昏昏沉沉地,心里却有种奇妙的满足感。

[胜利]

[…唔?]

怀里的人红着耳朵用带着鼻音的声音回应,中岛伸手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

[谢谢你。]



END


【knsr】小狐狸


我好怕被打啊_(:_」∠)_ 又短又渣

*OOC预警


不知道为什么搞出了单箭头暗恋?
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分分钟黑化的感觉?





摄像机镜头打开的那一刻,中岛健人把表情换成ON的状态,但是他没办法集中精神。

中岛健人把撑在墙上的手伸直,做支撑的脚从左脚换成右脚又从右脚换回左脚。



身边的佐藤胜利站的位置太微妙了。


如果他再靠近一点,中岛就可以低下头,像玩笑一样在他耳边说,“我要壁咚胜利了哟。”

如果他再站远一点,中岛就可以专心做出让饭脸红的动作。



现在算什么呢,好像进入了自己掌控的范围内但又能随时往后退的样子。


就像两人之间的感情。


比起自己整天把[勝利は可爱いですね]挂在嘴边,对方偶尔在杂志采访里才会有[健人はやさしい人です]的字样。



真是的,又想喝水了。


现在的样子看起来会像傻瓜吧,中岛健人盯着面前仰着脸笑得像小狐狸的人想,真是让人烦恼的坏孩子。


再等等吧,等这只狡猾的小狐狸心甘情愿地踩进自己的陷阱里。



END(?)

诶中岛老师你别想太多,利利只是害羞了而已(喂


记得貌似是SZC的体能测试的开头吧,被弹幕提醒之后我就一直关注着两人的站位,简直在搞事,一直介于壁咚和没壁咚之间……这么搞事的脑洞写那么短?(划掉


噢还有这期生肉我啃的超级开心的,有一种自己会日语的错觉_(:_」∠)_


【knsr】Valentine's Day


设定关键是校园和情人节(我是不是应该留到情人节发_(:_」∠)_

大概kento十七岁,shori十五岁这样

*OOC】


マリウス叶得意洋洋地拿手在佐藤胜利面前晃了两下。

[输了!胜利输了!愿……赌服输,快点告诉我吧!]

佐藤胜利趴在桌子上懒得纠正他勉强的发音,捂着耳朵想装作听不见,但过了一会还是败下阵来,伸手把眼睛亮晶晶地念着“秘密秘密”的マリウス叶扳了过来,凑到他的耳边。

[我……正在和健人交往。]

[诶?]

[……]

佐藤胜利松开手,低头整理起了桌子上的文具,半天才反应过来的少年猛地提高了声音。

[健人?……中岛健人?胜利你在和中岛学长交往?]

佐藤胜利毫不犹豫地打了一下マリウス叶的头,顺便揉了一把他的小卷毛。

[就知道告诉你全部人就知道了。]

等佐藤胜利把桌子上的东西全部放进书包里,捂着嘴的マリウス叶才委委屈屈地开口。

[但是……就算不告诉我,现在大家都知道了啊。]

[哈?]

佐藤胜利抬起头,看着手上拿着一大捧玫瑰的中岛健人穿过看热闹的人群走到他的面前。

[节日快乐,my baby。]



混在熙熙攘攘的放学的人流里,中岛健人把手上拿着的那捧玫瑰搭在肩上,另一只手搭在佐藤胜利的肩上。

[生气了?……早上没有一起来上学是去准备surprise了啊。]

[……]


佐藤胜利从早上开始就很郁闷。

当他踮着脚打开中岛健人的柜子想把情人节礼物——一罐蜂蜜放进去的时候,被柜子里塞的满满的巧克力和情书砸了一头一脸,只好认命地蹲下来整理摊了一地的东西,假装没有看见粉色信笺上醒目的爱心。

佐藤胜利知道在学校里中岛健人的人气一直很高,出现的时候身边总是挤满了捂着脸尖叫的女生。

真是的,明明是个对着谁都能说甜言蜜语的王子殿下,为什么被他抵在黑板上,被他的双眼注视着,听他说“无论如何都想说出来,我对胜利的感情”的时候,还是承认了自己的心呢。


[对了,我听说有一家新开的寿司店很好吃,胜利和我一起去吃吧。]

[远吗?我饿了。]嘛,看在寿司的份上就不先纠结了。

[不远不远……刚刚我把胜利柜子里收到的巧克力都给了玛丽,反正你也不怎么吃甜食嘛。]

在佐藤胜利开口之前,中岛健人撅着嘴凑了过来。

[胜利这么受欢迎,我很有危机感啊。]

[……如果寿司好吃的话就原谅你,否则的话就分手好了。]

[诶?可是今天才是我们正式交往的第一天啊!]

佐藤胜利看着中岛健人惊慌的脸忍不住笑了起来。

[走快一点,我好饿。]

[はい!]


END


稍微带了一下SZC里面的一期对成员的道歉告白梗,不知道有没有人发现(笑

嗯…
稍微放一小段ABO??虽然我觉得我可能写不出来_(:_」∠)_

东北之旅成员合宿那一段
设定shori最后和玛丽换回了位置
然后现在的位置一边是中岛 佐藤 玛丽
另一边还是松岛 菊池


感觉躺在身侧的人并没有什么动静,佐藤胜利才放下心来“欺负”弟弟。

[啊!有人碰到了我的脚!]
[是你自己吧。]
[谁碰到了我的脖子?]
[没有人噢。]

[快点睡吧,明天还要早起。]

年长的哥哥发话之后房间里陷入了安静,佐藤胜利转过身侧躺着闭上了眼睛,突然感觉一只手从身后被子的空隙中探了进来,抚摸过后腰,继续往前探困住了他放在身前的两只手。另一只手在他开口出声之前如同事先演练过一样准确地捂住了他的嘴。猛然靠近身后的热源和难以抵抗的来自Alpha的信息素让佐藤胜利挣扎的动作顿在了原位。在成员浅浅的呼吸声中,熟悉的气音和温热的呼吸一起打在他的耳廓上。

[这一次我不会再让胜利逃走了。]


唔…第一次尝试ABO…可能要写一百年=_=

【knsr】按摩


自己乱搞了一发SZC按脚企划的后续

崩坏预警=_=



佐藤胜利躺在沙发上醒来的时候,中岛健人坐在他的旁边,他的脚还放在自家队长的腿上。 

[啊,健人君来了,早上好。]

佐藤胜利一边说着一边撑起上半身想把自己的脚收回来,中岛健人却抬手按住了他的肩膀。

[胜利就这样躺着好了。]

今天的工作是和中岛健人拍摄杂志照片,平时总是放着背景音乐的吵闹的休息室难得的安静了下来。 中岛和平时有些不同,大概是额前的刘海分到一边夹到了耳后的原因。佐藤胜利不自在地挣了一下,他感觉中岛的手指正圈着他的脚腕,并且因为他尝试挣脱的动作扣得更紧了。

[胜利最近很疲劳吧,我给你做按摩。]

他看着中岛健人右手握拳,食指的关节稍稍往前,做出了一个熟悉的动作。

[诶!不……不用了!]

足底按摩的企划即使到现在回想也感到羞耻。然而佐藤胜利的拒绝并没有起任何作用,年长的哥哥已经开始了“贴心”的服务。中岛用的力道比按摩师小很多,与其说痛不如说是一种介于痛和痒之间的酥麻感,让佐藤胜利不由自主地绷紧了脚趾。 大概是佐藤弓成虾米的姿势实在可爱,他露出了正经的时候藏得很好的兔牙。

[疼吗?]
[……疼。]

[在骗人吧。] 中岛停下了按压的动作,轻轻用手指划了一下佐藤胜利的脚心,没想到躺在沙发上的人像烤肉一样翻转了一圈,用力地想要抢回自己的脚。

[唔……真的……够了……]

平时总是对成员恶作剧的魔王可怜兮兮地缩在沙发上。可是喜欢玩闹的哥哥并没有放开他的脚。


[胜利想要结束的话,对我说一句话就行了。] 

[什么?] 

[最喜欢健人欧尼酱了。] 

[……不要。] 


大概过了五分钟,像是被海浪冲上岸的深海鱼一样挣扎的动作终于停止了,佐藤胜利松开了咬着的下嘴唇。

[最喜欢……健人……欧尼酱了。]

连刚出道时候喜欢吞掉半句话的习惯都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地出现了。 中岛健人放开了他的脚,看着佐藤胜利双手抱膝窝在沙发上,他忍不住凑过去摸了摸佐藤胜利的头发。

[真是不坦率呢,小笨蛋。]



END


看了一个名叫You're my magnet的健胜视频之后莫名在意这两个人了。

可是文好少啊ಥ_ಥ跪求大大们投喂!
还是说我找文的地方不对?求各位指路_(:_」∠)_

Vive les vacances♪(´ε` )

心情如题。
元旦之后还有一科考试,但我已经进入放假状态了_(:_」∠)_ 一月份应该会经常乱搞吧(笑

嗯还有,虽然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这个迷之感想,还是说一下比较好吧ˊ_>ˋ

因为我懒得再开一个账号,嫌切换麻烦什么的,打算也在这里发其他cp的文了。希望小伙伴们不要觉得奇怪啦。

诶虽然自己觉得各种混在一起不统一看着有点迷吧,但是,懒,所以就这样吧_(:_」∠)_